最热

清华学生称于芬上课异常火爆 欲上课先抽签(图)_体育频道_凤凰网

2019-11-19 20:24

记者问于芬,学校领导和老师们对“奖金门”有什么看法,于芬说:“学校对我的维权行为也给了一定的支持。”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凤凰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课后,于芬带记者来到办公室。谈到自己,她把人生总结为三个时期,第一时期是在湖北当教练的7年。“我18岁就当教练。那时是激情多于经验,是一个积累的过程;第二时期是在国家队的10年。这是我人生的飞跃期。队里哪位教练有了新招,绝不会逃过我的眼睛。第三时期是在清华的10年。我不仅能够重新充电,而且这种体教结合模式的新尝试让我有了更多的想法。我发现,教大学生和教从小练的专业运动员很不一样。大学生有文化基础,悟性强,虽然每周上一次课,但他们很快就能掌握动作要领。我一直在思考,如何把清华这种体教结合的模式与传统训练体制互补,让专业队的训练更科学有效。”

因为“奖金门”而处于风口浪尖上的清华跳水队教练于芬,到底是个怎样的人?是一名“我为奖金狂”的女人,是一名维护个人权益的斗士,还是一名深受学生爱戴的好老师?昨天一大早,记者赶到清华大学,观看了于芬的教学,并对她进行了采访。

40多名队员现在仅剩4名

“我曾经面临很多诱惑,但我依然留下来了,是孩子们把我留住了。”她说,“今年奥运会期间,一名欧洲国家的跳水队主教练亲自找到我,表示可以让出主教练的位置,并说薪水由我定,只要能拿金牌。1990年时,我拿到全额奖学金可以出国,当时伏明霞哭着跟我说,我要走就把她也带走,后来我就留下了。”

她说奖金是对她工作的肯定

在清华跳水队最辉煌的时候,于芬曾带40多名队员,而现在仅剩4人。“这10年,我遇到了很多阻力和压力,很难。很多队员离开了,都是因为他们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,被挖走了。”于芬说:“有的队员家长告诉我,曾经有人找到他们说,如果孩子还跟着于芬,不仅不能注册,也不可能参加任何国际比赛。如果离开于芬,就不一样了。”

她在探索体教结合新路

她上课时最快乐

于芬拿出厚厚的一沓教案,说:“今天我先讲一些跳水知识。”在讲课时,她不时地引用伏明霞的例子,眼睛很亮,很兴奋的样子。

虽离上课还有半小时,已有四五名学生在做准备活动。记者问一名学生,“这是于老师的课吗?”学生说:“是,我有一个月没看见她了,都是代课老师上的。”

一个半小时的跳水课很快就结束了,于芬总结说:“我们这个课一周就上一次,不像专业选手能天天练。所以希望同学们回去进行‘想象训练’,每天花几分钟,想想如何垂直入水,训练自己如何在短时间内集中精力,这也是一种心理训练。这节课早上8时开始,同学们课前一定要吃早饭,不然会对身体不好。”

于芬昨天指导研究生训练

记者在周二晚10时给于芬发了条短信,希望能到清华大学采访她的近况。她很快就回了短信:“周四上午8时有我带的研究生的选修课,你来吧。”

奖金,是个不能回避的话题。财和才,于芬更看重什么?她说:“我几十年如一日,付出了很多的心血、精力,培养出了伏明霞、郭晶晶等一批优秀选手,我不是为了钱,我需要得到一种肯定,争取我的个人权益和对我的尊重。国家奖励是对教练员作出贡献的一种肯定。这笔奖金给了我,怎么处置是我的事,我愿意捐灾区或给希望工程,也是我的决定。现在看媒体的文章,不少是说我要去打垮谁,取代谁,其实我从没那么想过。事实上,我是希望通过我的维权,能推动跳水界的一些改变。”

前几日,昔日的“跳水女皇”高敏在博客中称于芬是位有实力的教练。名将吴敏霞在博客上写了题为《支持中国跳水队》的博文,但是她很快删除了这篇博文,并另发一篇进行了澄清。

上于芬的课要抽签

8时整,于芬走进游泳馆,她从文件袋里拿出花名册,开始点名:“先点一下名,前段时间我没来,看是不是有退课的。”点名的结果是一人未到。开课十分钟后,一名同学一瘸一拐地进来了,他的脚受伤了,来向于芬交请假条,不过他并没有离开,而是坐在了一边旁听。这名同学说:“于老师的课虽是选修,但这门课在学校里特火。报名的人太多,学校只好通过抽签决定上课的学生。我运气好被抽到了,特别珍惜上课的机会。上她的课,同学们几乎没有缺勤的。”于芬一开始只带一个班,现在要带四个班,但仍无法满足同学们选修跳水课的需求。

于芬告诉记者:“教这些大学生,主要是让他们对跳水有一定的理解,让体育对他们的人生产生一定影响,更深刻地理解奥林匹克精神,能够提高克服困难、战胜自我的信心。”

一名姓戴的同学告诉记者,于芬在教学上很有一套,“我一上这个课就喜欢上了,非常有意思。于老师在学校里是名人,但她没有架子,教学时认真耐心,是名好老师。”

课程的后半部分是进行3米跳台跳水练习,这也是期末考试的内容。学生们都没有专业基础,因而没有旋转或空翻等难度动作。一个男生在跳水时,身体几乎是与水面平行着“拍”进水里,溅起很大的水花。于芬在岸边一遍一遍地给他做示范动作,教了十几遍,最后这名学生终于能够垂直入水了,于芬笑了,并为这名学生鼓掌。

她笑着说,“为此我真是绞尽了脑汁。我经常读拜伦的书,人生要有一个很高的目标,这个目标可能实现不了,但要尽一切努力。”

最新

推荐